免费服务热线

400-1010-818

微信二维码

甘肃古浪"治沙人"进校园 讲述"愚公移山"励志故事

 

  中新网兰州6月11日电 (记者 刘玉桃)“‘一夜大风沙骑墙,早上起来驴上房’。一年又一年,沙子慢慢埋掉了我们的田地,一些人上新疆、走宁夏,开始逃离家乡。八步沙,已经到了沙进人退的地步。”今年67岁郭万刚,是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场长,他向同学们娓娓讲述着这些年治沙的“那些事儿”。

图为治沙人代表作报告。 刘玉桃 摄

图为治沙人代表作报告。 刘玉桃 摄

  11日,“时代楷模”——古浪县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事迹报告宣讲会在西北师范大学召开。

  八步沙,是腾格里沙漠南缘、古浪县北部的一个风沙口。据传说,一百多年前,这里只有八步宽的沙口子,所以叫做“八步沙”。随着气候干旱和过渡开荒放牧,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里已是寸草不生、黄沙漫地。

  “活人不能让沙子给欺负死。”郭万刚说,当年,他的父亲郭朝明、贺发林、张润元3名党员,还有罗元奎、程海、常开国3名社队干部以联户承包方式,组建了八步沙林场。从此,第一代治沙人走上了漫漫的治沙之路。

图为同学们听治沙人讲述励志故事。 刘玉桃 摄

图为同学们听治沙人讲述励志故事。 刘玉桃 摄

  他们靠一头毛驴、一辆架子车、一个大水桶和几把铁锨,拉开了治沙造林的架势。刚开始,没有资金,也没有经验,就用“一锨沙、一棵树”的土办法造林。郭万刚说,可没想到,几场大风刮过,近一半的树苗子就被沙子埋掉了。经过反复摸索,他们总结出了“一棵树,一把草,压住沙子防风掏”的治沙方法。

  后来父亲生病,进不了沙漠了,郭万刚便丢掉手里的“铁饭碗”,顶替父亲去治沙,一干,就是38年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由于国家“三北”防护林政策调整,加上连年干旱少雨,八步沙林场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。为了生存,郭万刚提了一个大胆的建议:在林场附近,按照政策打1眼机井,开上些荒地,发展集体经济,贴补造林费用。

  经过4个多月的日夜奔波,筹钱贷款,一口156米深的井终于打成了。郭万刚说:“望着喷涌而出的井水,我忍不住哭了。这是救命的水,更是希望的水。”

  2003年,在治沙人努力下,7.5万亩的八步沙全部治完。如今,他们一共完成治沙造林21.7万亩,封育管护面积达到37.6万亩,相当于再造了4个八步沙林区。

  “县上为我们树碑立传、勒石记功。当我披红戴花,站在记功碑前时,心情十分激动,也非常难过,忽然特别想念父亲。”贺中强说,他是六老汉中贺发林的儿子,也是二代治沙人。“那天,我专门买了瓶酒,去给父亲上了个坟。在父亲的坟前,我告诉他说:老爹爹啊,您交代下的事情,我们做到了,您就安息吧。”

  38年过去了,当年的“六老汉”,只剩下两位还在世;今天的“六兄弟”,也在一天天变老。现在,第三代人开始陆续加入治沙队伍。

  西北师范大学学生薛春说,以前觉得愚公移山精神离我太远,今天是真的见到,我觉得他们治沙还林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平凡的决定。“八步沙”这个地方也会因为他们的行动变成一个传奇的地方。

  薛春说,为了守卫家园选择与大自然一搏,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坚守,从不退缩,给我很大的触动。我觉得在人生的路上,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沙漠,而我面前的可能只是小困小难,他们迎难而上,而我却常常绕道而行,将来,我也要严格要求自己,追求卓越。

  当日,参加报告宣讲会的有兰州交通大学、兰州理工大学、甘肃政法大学、兰州城市学院等13所高校的600多名师生代表。

  西北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刘玉泉表示,古浪县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的感人事迹。让我们切身体会了三代治沙人矢志不渝、拼搏奉献,科学治沙、绿色发展,持之以恒推进治沙造林事业的艰辛历程和奋斗精神。使我们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在持续改善生态环境、让沙漠披绿生金的背后,三代治沙造林群体的无私奉献和辛苦付出。

  刘玉泉表示,我们要以“时代楷模”——古浪县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为榜样,弘扬和学习他们身上蕴含的担当精神、拼搏精神、进取精神和愚公精神。(完)